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黎瑞刚受邀并发表主题演讲

原标题:黎瑞刚:文化产业应该回归“五个常识”

转载自三声(ID:tosansheng)

9月11日,在2018国际文创产业合作伙伴大会(GCPC)的国际文创产业高峰论坛上,CMC资本(CMC
Capital)及华人文化集团公司(CMC Inc.)
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黎瑞刚受邀并发表主题演讲。

以下是《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整理的演讲内容:

刚才几位发言者都从国际宏观角度发表了很好的观点。我立足中国市场,从自身投资和运营的实践来说,可以感受到,中国市场在传媒与娱乐领域——或者说泛文化领域、文化与创意产业,仍然会有较大的潜力和空间。

我所服务的华人文化CMC是投资与运营相互支撑的机构。我们的CMC资本,CMC
Capital,从事以PE为主的投资,我们有一大半的投资集中在传媒与娱乐领域。我们的华人文化集团公司,英文叫CMC
Inc.
,是一家运营实体,全部业务都是传媒与娱乐,涉及了从影视、音乐、游戏、体育、时尚、互联网媒体,到线下活动、文旅地产等方方面面,在不少领域拥有一定的行业领先优势。

目前来看,中国泛文娱领域主要的驱动力是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市场的需求还在被不断地开掘出来,文创产业的市场需求在向上的消费升级、和向下的消费下沉——这两个方面同时展开;

二是技术的快速演进和迭代,正在不断变革文创内容的传播方式、分享方式和体验方式;

三是新的消费人群的崛起正在不断改变传统的文化消费理念和方式,也在不断创造全新的消费需求。这种消费人群的创新不光是代际的更替,也是空间地域的纵深发展;

四是政府政策的引导和推动,这是中国的特色。定位和执行得好,也是中国的优势。

但是,面对这样一种蓬勃发展、快速发展、跨越发展的局面,我们还是很明显地能够发现和感受到存在的不少问题。这些问题有历史形成的体制、机制因素,也有快速发展过程中产业的结构性问题。很多问题如果不能找到有效的解决之道,就会影响甚至阻碍中国文化创意产业未来的发展道路。

在这里,因为时间关系,我只是谈谈我个人的感受和看法。我只谈一点,就是我们需要“回归常识”。

所谓常识,大家可以理解,做事总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常态的认识、共同认可的认识,那么今天我们的文化产业的发展就需要回到这么一种常识上来。

回归常识,就是要回归到产业的规律上来,认识到文化创意产业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和养成的,这是文化创意产业的规律。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机器的深度学习解决人工劳动的效率问题,但暂时还无法实现创造和创新。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人工智能暂时无法企及的,也是人类文化创意产业的根本。

但创造的规律告诉我们,这需要耐心的积累、孵化和培育,我们今天都说IP,所有伟大的IP都是时间长河的沉淀和结晶,不是快速变现、赚快钱的手段,需要理想主义的关照,需要人文情怀的投射,需要专业精神的专注和探求,而不是资本的对赌和应景的重大工程。

回归常识,就是回归到健康的价值观,回归到专业主义的价值观。内容创作是有模式可寻的,内容创作是有专业规范可供操作的。为什么我们说好莱坞的商业片能够保持基本的质量稳定?因为背后有专业的标准操作和规范支撑。

回归专业主义和行业规律,还有就是要让我们更关注原始创新、关注底层技术创新和变革。今天文化创意产业的技术驱动特点越来越清晰,内容的传播方式、消费方式、分享方式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未来的行业巨头首先是技术驱动,这就需要我们用更长线的眼光来关注技术,投资研发,在不断的试错过程中发现行业的方向。

回归常识,就是要体系化运营,甚至是工业化运营。我们说的好莱坞不是一批制片公司的集合,或者一批明星的聚合,而是一个工业化的生态系统。这是由行业教育机构、制作机构、发行机构、中介结构、服务机构、投融资机构等等,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和发育,形成的一个体系,这才是他们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因为有了这样的体系,人才和资本才会源源不断地进入,内容产品会稳定而持续地产出。

中国和美国一样,都是一个统一的大市场,国内市场的地区之间没有语言、宗教、市场壁垒,那么这样一个统一大市场应该孕育出的是体系化的运营和大体量的公司,而不是产业的碎片化格局。

因此,行业的整合、体系化的培育都是我们文化创意产业接下来的最重要命题。没有这种体系的建立,中国的文化创意产业很难在世界上有独特的发言权。

也只有回归常识或者说创建这样的体系,我们才能形成我们自己的行业标准、行业操守、行业规范。今天我们广泛讨论和关注的很多话题,比如演艺人员的薪酬问题,比如收视率造假、票房造假、网络点击刷流量、游戏数据刷榜等等问题,包括这个行业普遍存在的公司估值虚高的问题,都是体系不完善的表现。

也只有回归常识,创建体系,我们才会敬畏法律,让法制的精神照耀这个行业。今天出现了一些乱象,政府的监管部门是可以、也应该严加管制,但是政府的监管出击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长期的市场规则和体系还需要依靠市场自身的力量进行修复、协调和创造,而不是依靠政府的包办。

在市场乱象得以收敛之后,政府的作用更多的是引导,还是要鼓励市场主体发挥主导作用,尤其是中介组织和专业机构的作用,市场的决定性基础作用还是要得到保护和尊重。

最后,我想说回归常识,就是要认识到我们要尊重消费者。这本身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结论,也就是说我们要好好地说话,正常地讲故事,但我们现在常常出现误区。因为种种急功近利的驱使,因为种种套现变现的资本游戏,因为种种自我的傲慢和膨胀,我们常常不是面向消费者,而是面向自我的故事忽悠,面向资本家和领导。

我们需要认识到,今天的消费者已经不是所谓的“沙发土豆”,尤其是今天年轻一代的文化消费者,他们的眼界、阅历、审美能力,甚至内容创造能力,已经远远超越了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文化创意产业创作者和管理者,任何对他们的不尊重、不研究、不融入,最后被淘汰的,不是他们,而是我们。

当然,这一切还有赖于一个宽容的、健康的、富有平常心和公理心的创造环境。这也是一种常识。

本文由三声(tosansheng)授权转载。『三声』聚焦文娱产业的企业、人物、热点、资本,提供最专业的文娱产业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